TT_才不是套套呢

1.是个刻章的
2.是个刻章的
3.是个刻章的

前桌事件全记录

哇……看完你写的,怎么就感觉我以前那么傻+ky呢……(இωஇ )
我当年没被林打死真的是他脾气太好〒▽〒
你什么时候写写我的事件记录呀⊙∀⊙

KiaLouise:

 @TT_才不是套套呢 送给你的,翻电脑文件找资料时翻出来的,四年前咱前桌的事,怕熟人看到所以名字只留了个姓。两个片段都是事发当晚写的,现在看起来还蛮有意思的


————————————————————————————————




前一天晚上,心血来潮,想着,林敢不敢抱他爹一下,结果,第二天就讲了出来。


下午的第一节课下课后,我和同桌就在聊什么,大概是提到“亲”这个字了吧,林突然转过身来,笑着说:“亲啊!”


我想起了昨天的念头,就对他说:“林,你如果这样搂你爹的腰或他脖子一下,我就亲我同桌。”同桌也在一旁起哄。林自是不肯的。


我同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林,你想让你爹打还是想让我同桌打?”


他摇头,“都不想!”


TT不气馁,接着说:“一定要让其中一个打呢?”


“这有什么可比的吗?两者性质不同!”他苦笑着。


“性质有什么不同?”我和同桌一前一后地说出了我们共同的疑惑。


他看了陈一眼,拿起笔在手上写字。我往他手上瞄了一眼,他赶紧移开手,说:“写完再给你看。”


等了两三分钟,他拿过来给我看,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反正大意就是:后桌是打得痛,不敢还手,所以不想被打。我爹是不想伤感情,所以两者性质不一样。


我看完顿时心寒,扯着他的衣服把他拉过来,说:“林,你知道吗?我看完顿时心就冷了。我做了你三年的后桌,你居然不怕和我伤感情?”


“我把你当同性。”他小声地说。


“那你为什么不把你手上的字给你爹看?”


林很小声地说了一句,我没听清,两三遍之后,我不耐烦了,直接拿小本子出来给他写,他在上面写了“异性”两个字,我没看懂,问他什么意思,他就在那两字前面写了“regard”。于是,豁然开朗。


同桌凑过来看,看了半天没看懂那是什么意思。林笑着打趣了一下:“英语不好的,看不懂。”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先用手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陈。见同桌还不理解,我只得向她解释说:“林把他爹看成异性。”


我解释完了后,觉得有些奇怪,就问了一句:“你把自己看成男的女的?”


“男的。”他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的世界观是反着的吧。”我皱着眉头,这句话就蹦了出来。


此时,已经上课了。听了一会课后,林又向我要小本子,写完后就给了我。同桌想抢去,我们俩撕扯了一会后,被我扯了回来。打开本子一看,上面写着“有一点爱慕”,我震惊地看向他,他的意思很清楚,他有一点爱慕陈!


虽然对腐文化并不是一无所知,当然这要归功于condom君,跟她做同桌之前我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兔一只,但是毕竟还是觉得这是极少数的,不会发生在我身边。真实发生的时候,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大概是处于一种瞠目结舌的状态吧。我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些哭笑不得。


愣了好一会,我问他:“你还有救吗?”


他笑着说:“幸好快毕业了,不然就不可自拔了。”


“他知道吗?”


他摇了摇头,“我暗示了很多次,但他都以为我在开玩笑。”


我想起来他确实有说过,经常在聊天的时候冒出来一句“爹我爱你啊”之类的,但大家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前几天问他有没有喜欢的女生,他说有,是五班的一个女生,只见过几次面,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我突然想起这件事来,就问他说:“那五班的那个女生呢?”


“享齐人之福嘛。”他贱贱地笑着。


我颇为无语,就跟我同桌说:“林以后估计会找小三。”


同桌像苍蝇被食物吸引了一样,马上凑过来问:“他刚才跟你讲了什么?”


因为我们两个刚才讲话很小声,特意避开了那两个人,所以他们没有听到什么。我摇摇头,说:“我只能给你这个提示了,其他的你自己去猜,我答应他不会说出去的。”


Condom君大概不知道,她自己其实是个很会撒娇的人:“同桌,我好奇心很强的,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你要满足它。”


我还是摇头,对她说:“同桌,你要知道我的好奇心也很强。只有能保守秘密的人才能知道更多秘密。”


后来condom君一直求我,被她缠得烦了,我就说:“只要林同意,我马上跟你讲。”林自然是拒绝了。


她得不到答案,就在猜会不会是陈。我把同桌猜的写在纸上给林看,他起初没有领会,很大声地问我是什么意思,还把有些字眼讲了出来。明白了以后,便瞪大了眼睛,小声地告诉我,要把话题扯开,扯得越远越好。


我又问他:“如果以后还是在同一个班的话,还会对他有感觉吗?”


“如果还是同桌的话应该会吧。”


第三节课后,林受不了TT的纠缠,点头答应了她。于是她逼着我讲出来。我知道林不希望让她知道,我也被弄得有些生气,“不就是林喜欢一个男的嘛!有必要吗?”


“你小声一点啊!”林急切地看着我,紧张地说。


“那另一个男的是谁啊?”


“外校的,我小学同学,九中的,姓方。满意了吗?”情急之下,我编出了一个看似不错的谎言,将我同桌给哄住了。


过了一会儿,我问林:“你为什么要答应她?”


“先让她把注意力换到其他地方去!”


“林,快感谢我!”


“是,感谢你。”他很是敷衍。


临了了,放学时,我突然冒出一句:“林,你是攻是受?”


“老子是攻啊!”他一直强调。


我撇了撇嘴,就他那个怂样,怎么可能。




谢师宴算得上是全班最后一次聚在一起的机会了。


那天晚上,陈迟到了。其实,也正因为迟到才引人注目。他径直朝林那桌走去,刚走到那,就有人说没有位子了。班长和大家都让他坐到比较空的那桌去。他向来就不是个会大声公开反驳别人的人,尽管那一桌他都不太熟,他还是听从了班长的安排,顺从地坐下,喝酒,吃菜。我往那桌看去,他果然是自己吃自己的,偶尔不小心撞上他抬起头时的视线,便做贼心虚似的将目光移到别处。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同桌都有点莫名的怕他,也许是不熟吧,也许是怕他的毒舌?(笑)


饭吃到一半,我们这桌起身一起向老师敬酒。有了我们的带头,其他桌也纷纷起身敬酒。他在的那桌,大都是班里平时的喜欢闹腾的几个读书不太好的学生,一桌十一个人,一箱啤酒打开来,每人一罐接着一罐喝,还没多久,桌下就有了两箱的空啤酒罐。


许是见他们那桌都是拿一罐过去敬酒,许是听来见老师说一个一个来,不管怎样,本来就端着一杯啤酒的他,回位子拿了一罐过来,喝完一杯就倒下一杯,一共七杯,全是一口喝完。那一桌敬完酒,就不见了人影。身边的人笑着打趣,是去吐了吗。


我感到有些违和以及不适应,明知他不是那么乖的学生,明知他也会去网吧,也会喝酒,但他今晚的表现与他在学校里那副好学生的模样大相径庭。


后来,去他们那桌敬酒,因为人比较多,所以我就站在他身后,手从他头上伸过去与大家碰杯,这时,他转头看身后的人是谁,好像在找什么人的样子。我有些疑惑,难道是他不喜我将杯子从他头上递过去吗?急忙离开了那个地方。回到位子上后,TT悄悄地附在我耳边说,“同桌,我刚才戳了陈一下。”


“真的?”有些怀疑她的胆量,她不是最怕陈的吗?突然又想起他刚刚那一眼,又觉得有可能,“不会是你戳了他,他才回头看的吧?”见她点头,我有些咬牙切齿地说,“我刚才站在他后面。”同桌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偶然见到林老是转头向他看去,就想起他俩的事,偷偷跟坐在我旁边的TT说:“诶,有没有发现自从他爹来了以后,林就一直往那个方向看。”


她顿时两眼放光,一脸的贼笑,估计也是想起那件事,转头就跟想林讲,连忙拉住她,她明白我在想什么,就说,“放心,我没跟他说。”刚舒了口气,就听见她对着林喊:“我刚刚戳了你爹,你赶快去向他告白啊!”


“我有什么好处吗?”林不答应。


“林喜欢男的,就在那一桌!”TT的报复心起了,那一声喊得全班的人都听见了,手指向陈那一桌。全班都在笑,有几个好事的男生起哄问是谁。转头看他,见他还是那一副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只是在起哄时笑了一下。


TT跑上舞台,拿着话筒喊,“林要告白啊!”顿时一群人起哄。TT举着话筒到林面前。拒绝几次无果,无奈之下,他似豁出去一般大喊:“我喜欢我爹。我喜欢陈啊!”全班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亲一个,亲一个……”有人开始起哄,全班有节奏地喊了起来。


我转头看向他,他只是在笑,跟着人们一起笑。


TT笑嘻嘻地冲我喊:“同桌,这是我送给你的毕业礼物!”


“这关我什么事?”我笑着回了她一句。


不过,看着大家的笑脸和玩闹,再怎么不以为意,心中也有不舍。


毕竟,现在回想起那段时光,脸上是笑着的。

评论 ( 3 )
热度 ( 5 )
  1. TT_才不是套套呢KiaLouise 转载了此文字
    哇……看完你写的,怎么就感觉我以前那么傻+ky呢……(இωஇ )我当年没被林打死真的是他脾气太好〒▽...

© TT_才不是套套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