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_才不是套套呢

1.是个刻章的
2.是个刻章的
3.是个刻章的

选择

郭安健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高中女生,但她又有点不普通。
郭安健每天的生活,从母亲亲切的呼唤声开始。每每等到她洗漱完,母亲就已经为她做好了简单的早饭,并先行一步去上班了。
郭安健的家,是单亲家庭。
当年母亲十月怀胎生下了她,父亲却嫌弃她是个女孩,想要丢弃,和护犊子的母亲吵架并且后来到了离婚的地步。
那个年代的人们,一个村里能出一个大学生都是整村人非常骄傲的事情。大字不识的母亲,跑去拜托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为她起个好名字。
母亲希望,郭安健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长大成人。
然而这个名字,对于现在的她是莫大的讽刺。

郭安健现在在女厕里,她的面前是同班的七八个女生。
女生里领头的赵露雯即便和大家一样穿着校服,也依然艳压群芳。
“跪下。”赵露雯笑吟吟的模样似乎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郭安健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家境富饶的赵露雯,随即就低下了头,麻木地曲起膝盖,跪在了厕所不怎么干净的瓷砖上。
然后是一轮又一轮的羞辱。
扇巴掌、拳打脚踢、语言侮辱等等已经让郭安健的心里起不了一丝一毫的波澜,她只是咬着牙,一丝声音都不泄露,默默地承受着家常便饭。
郭安健是班上所有女生的“共同好友”,她们只要一有点不如意,就会来找她“谈谈心”。
班主任不知道这件事,看到郭安健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有班上女生留下的痕迹,关切地询问她怎么回事。
那个时候的郭安健,心里有一股冲动,要把所有的真相暴露出来,让大家看清那些女生丑恶的嘴脸。但当她的目光触及到赵露雯等一干女生不怀好意的笑容上时,浑身就像被浇了冷水,心里的嚣叫顿时无影无踪。
“一个清洁工的孩子,也配和我们待在一个学校?和你这样的垃圾呼吸同一个学校的空气,真是令人作呕。”
“她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都不好玩了。”
“谁带了手机?我们把她衣服扒了拍下来然后放在学校论坛上吧!”
“这个主意不错!让男生们也过来摸一摸吧,一个人摸一次五元怎么样?”
“她哪里值五元啊?算了算了,手机拿过来。”
郭安健猛地抬头。
入目的是女生们无数的双手。

郭安健站在教学楼顶,脚下是六层楼高的距离。
她怨恨自己母亲的不争气,怨恨别人唾手可得的优越环境,怨恨这个没有公平的世界。
校园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所有的美好都能在这里看到,所有的肮脏丑陋也能在这里找到。
楼顶上的女生轻轻一跃,如同断了翅膀的蝴蝶一般。狂风在她耳边呼啸而过,眼角是晶莹的泪花。
希望下辈子,没有欺凌,没有歧视,没有恶意。

郭安健睁开眼,模糊的视线让她的脑子一时没有转过弯。
死后的感觉,是这样的吗?
手里坚硬的物体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是一部粉红色的手机,手机的屏保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
这是赵露雯的手机。
郭安健的瞳孔紧缩,愣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抬起头环顾四周,发疯了一样跑进了学校里的女厕。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可置信地用手摸摸自己的脸蛋,镜子里的人也同样抬手摸了摸脸蛋。
这张脸,化成灰郭安健都认识!
赵露雯!
她变成赵露雯了?那赵露雯呢?那她原来的身体呢?郭安健浑身颤抖了起来,手点开了手机,看到了上面的日期。
是她跳楼的那一天。
现在是11:24,还没到大家一起找她谈心的时候。
她出了女厕,迎面而来的是平日里与赵露雯关系最好的楚莲陌。
楚莲陌一见到郭安健,双眼都放出了光芒,当下亲热地挽起郭安健的手臂,没有注意到郭安健骤然僵硬的躯体,八卦兮兮地凑近她:“我靠,刚刚那个贱人居然主动找我说话,说她是你诶!”
郭安健呼吸一窒,她仿佛感觉自己体内的心脏骤停。
不用郭安健做出任何回应,楚莲陌就可以自己讲完所有事情:“她那样的贱人怎么可能比得上雯雯啊?她这么说我就超生气的,所以直接给了两巴掌。我靠那贱人脸真胖,打得我手贼疼。”
之后的事情,郭安健都不记得了。

直到她像跳楼那天一样站在了女厕里。
只不过欺凌的人与被欺凌的人的身份对调了。
赵露雯因为先前被楚莲陌打了,这个时候也学乖了,默然无语地盯着郭安健。
郭安健看得懂赵露雯阴沉的眼里的意思。
郭安健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但宽大的校服遮住了一切,没人看得出来。
她张了张嘴,不是记忆中甜美的声音,那是被无限的紧张与兴奋滋润过的干涩。
“开始吧。”

第二天,郭安健睁开眼,是她陌生的环境。
对了,她现在不是郭安健,而是赵露雯了。郭安健这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
昨天,赵露雯被她们欺负得比以往更惨。
原本,对着那张看了十几年的脸,郭安健内心里犹豫要不要下手。然而,赵露雯对她露出的微微嘲讽的目光,是压倒她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要让赵露雯体会到她的感觉。
痛不欲生。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郭安健倏地坐起来。
这不是昨晚她看到的赵露雯的房间!
郭安健冲进这个房间的浴室,镜子里显露出来的是楚莲陌的脸。
今天是郭安健跳楼那天。

郭安健到了学校以后,只见赵露雯忧心忡忡地找上她。
“陌陌,我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赵露雯靠近郭安健,完全不知道此时的楚莲陌的身体里已经不是楚莲陌的芯了,“我梦见今天郭安健会跳楼死亡。”赵露雯盯着郭安健瞬间睁大的双眼,“然后我又梦见在郭安健跳楼以后,我变成了她,过了今天的生活。”
郭安健咽了一口唾液,额角有冷汗冒出。赵露雯有昨天的记忆?她这个时候应该用楚莲陌的性格安慰赵露雯,但她对欺凌自己的带头人根本说不出那些话。
“我不觉得那是梦,太真实了。”赵露雯环顾了四周,掀起自己校服的长袖,“在梦里被打的地方,我自己身体上也有。”
在赵露雯胳膊上的,是在郭安健身上司空惯见的淤青。
“我们今天不要找她了吧?”赵露雯放下袖子,不安地提议道。她觉得那是对她平日里欺凌郭安健的报复,果然恶人还是会有恶报的。而且,昨天经历的那一切,真的让她有一种要精神崩溃的感觉。她只是作为郭安健生活了一天就已这样,更何况已经经历了那么多日子的郭安健?
原来,郭安健承受着这么多。
郭安健对此挑眉,她意外于赵露雯的收手,但聪明的她似乎摸到了这个事情的门槛。
“为什么不?”郭安健笑眯眯道,“我今天正好有点不爽呢。”
赵露雯看着这样的郭安健,忽然觉得她很陌生。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每一天郭安健醒来,都不是前一天的身体,而是一个新的女生的躯壳。但这些女生,无一例外都是欺凌过她或者冷眼旁观的女生。
有时候,无视也是一种帮凶。
郭安健每天过的日子,都是她跳楼那一天的。
和她互换过身体的女生,都保留有这一天被欺凌的记忆,但都是以梦境的形式。
而她最后一天换的身子。
是班主任的。

郭安健找到了在她身体里的班主任。
“欺凌别人是不是很爽?”班主任和郭安健在办公室里,她背着手站在郭安健面前,全然没有一丁点儿学生面对老师的样子。
郭安健坐在椅子上盯着班主任,想从她的眼里看出些什么,但毫无所获。她对班主任的提问保持沉默。
沉默,是最好的默认方式。
“每个人生活中都会有不如意的地方,大大小小零零总总,这个时候人们就会找一个人当出气筒。”班主任把郭安健被欺凌的理由娓娓道来,“而你,郭安健,没有身份背景,学习成绩平平,没有可以为你打抱不平的朋友,性格懦弱,也不会和家里人还有老师们打小报告,简直是最好的被欺凌对象。”
郭安健张了张嘴,想要为自己反驳什么,但她发现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班主任说得没错。
“但这些都不能成为你被欺凌的理由。”班主任话锋一转,“被欺凌也不能成为你跳楼轻生的理由。”
郭安健怔住了。
“人都是要历经磨难才能被打磨成一块璞玉的。”班主任笑笑道,“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郭安健的眼睛霎时湿润了,蜷缩在班主任的躯体里哭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她发现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老师,你是谁?”郭安健在她离开前的最后一刻问道。
班主任笑得很开心,郭安健头一次发现自己的脸还能笑得这么好看,她的眼角带着骄傲。
“我是班主任。”

后来的后来,郭安健再也没有受过欺凌了,而且还放开了她的身份的束缚,交到了很多朋友。
她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大人。

——END

评论
热度 ( 8 )

© TT_才不是套套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