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_才不是套套呢

1.是个刻章的
2.是个刻章的
3.是个刻章的

【叶黄叶】黄少天家的萨摩会嘲讽

1.之前其实断断续续发过,但是后来又修了一遍捉了虫子,所以我再来放一遍,这次大概就是完整版的。【不要问我完整版怎么是这样的

2.CP基本是主人x狗,苏妹子那个不是

3.很崩很崩,真的很崩,慎入,所有设定都是我的妄想x

4.文风为欢脱吐槽为主,想看虐文的可以叉叉了

5.今天刀剑乱舞终于出了膝丸了开心!【这个无关紧要就不要看了我就是想告诉全世界我捞到膝丸了!

正文GO→

黄少天表示他很心塞,很心塞,心塞得不要不要的。

#为什么别人家的狗狗都辣么可爱就他家的萨摩如此奇葩是因为骨骼太清奇了么ORZ#

黄少天和他家的萨摩大眼瞪小眼。

当然这只是他主观上认为的,客观的事实是他单方面瞪着萨摩,人家萨摩正气定神闲地神游窗外呢。

如果给他配上一支点燃的香烟,这意境就更完美了。

这样的画面僵持了很久,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终于瞅准一个时机猛扑了过去。

“叶修!你今天必须给我洗澡!”

如果上天让黄少天再选择一次,他打死都不会蠢得许下这种狗愿望。

认真来说,这还真特么是一个狗愿望。

起源要追溯到一个月前,张佳乐在朋友圈嘚瑟得猛晒刚入手的纯种牧羊犬。

这种炫宠行为很快引来了以四大心脏为首的吐槽,其中必须属叶修的仇恨值拉得最稳。

不愧是脸T。

#论脸T的成功典范#

黄少天一边感慨一边打下一大堆垃圾话,放下手机去洗澡时,脑子里闪过微博上小马甲的宠物照片,一只狗和一只猫。

洗完澡后,黄少天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刷微博,小马甲又秀了端午妞妞的恩爱,下一条就是王杰希的转发微博,是一张长图。黄少天忍不住点了开来,粗略地浏览了一遍,和许愿有关。

做妇女之友还真辛苦啊连这种少女的东西都要了解。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说得还真不错。谁能想到王大眼这么一个金牌奶爸居然会转发粉红度这么UP的微博。

黄少天大拇指一下子就拉了下去,然后暂停了两三秒,鬼使神差地移回上方。

保存了那张长图。

居然真的买了……

黄少天拆开邮政小包,里面是他在X宝上网购的东西,同时也是那张长图里的许愿必备品。

一张2米*2米的巨大白纸,一只黑色的油性记号笔,一小袋狗粮,一根专门给狗啃咬的玩具骨头。

#他真的没被坑吧是吧是吧是吧#

还有他向张佳乐讨来的和照片上牧羊犬颜色极其不符的白得过分的狗毛。

“喂喂喂张佳乐你是把你家牧羊犬漂白了以后的毛邮给我了吧?我特怀疑这是不是狗毛啊?好吧,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现在开始所说的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更诡异的是,无论黄少天发多长的垃圾话过去,也无人回应。

比起见鬼了这种说法,黄少天更相信张佳乐是去孙哲平家打电动打得昏天黑地了。

好吧,黄少天决定白手起家。

#等等成语不是这么用的啊#

按长图的指示,黄少天用黑色记号笔在白纸上画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一个又一个圆圈重复叠加,日月星的花纹极有规律地分布在圆圈内,正方形不断旋转,四个九十度的直角指着四个圆润的圈儿,圆圈内是汉字东南西北,对应四个方向。看不懂的古希腊文字绕圆一周,每个单词与每个单词之间刚好一个直角阻隔着。

当初黄少天看到这图时,眼角一抽。这不就是他的童年番《魔卡少女樱》里的魔法阵么?还是小樱专用呢。这是山寨吧是山寨吧是山寨吧绝对是吧?这种许愿方法真的靠谱么?

出乎意料的是,虽然黄少天很烦很烦很烦,但他的绘画技巧不错,说不上触,可比渣强太多了,区区一个魔法阵的临摹自然不在话下。

于是很快就画好了。

他在魔法阵的中央放下一个盆子,被张佳乐说是“狗赖以生存的饭碗”,再在里面盛满狗粮,呈金字塔形,在顶端放上玩具骨头,盆子的旁边放下一小撮狗毛。

黄少天做这些的时候嘴里还一直唠唠叨叨的,做完这些,嘴里难得安静了下来,仿佛世界一下子寂静了,他甚至可以听见自己左胸口心脏的跳动声,似乎比往常快了。

他双手抚上心脏的位置,闭上眼,做了几次深呼吸。长图上说只要虔诚地默念三遍自己的愿望就行了,黄少天硬是反复了十几次才罢休。

“我想要一只可爱乖巧讨人喜欢的狗。”

睁开眼,盆子还是盆子,狗粮还是狗粮,骨头还是骨头,狗毛还是狗毛。

什么都没变。

果然这些都是骗人的大眼不靠谱啊下次找他投诉吧还不如自己吃土掏钱买一只狗呢话说自己有钱去X宝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没钱买狗呢也是狗辣么贵买不起啊还是算了吧。原本怀着期待,虽然猜到了结果但任免不了失望的黄少天一想到自己一个大学生搞这种中二的东西就觉得不要太丢脸啊,一时之下他也没收拾东西爬上床倒头就睡。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黄少天绝对要选择不点开那张该死的长图。

纯白得没有任何一丝灰尘的白毛,慵懒地趴下的耳朵,湿漉漉的鼻子,闻到吃的东西的味道还会一耸一耸的。

什么狗粮啊骨头啊狗毛啊通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被称为天使的物种——萨摩。

愿望实现了!

这是黄少天的第一反应。

等等这眼神怎么这么熟悉啊?

这是黄少天看到那充满嘲讽意味的眼神后的第二反应。

“叶……修?”

萨摩懒懒地趴在地上,听见这个名字才竖起耳朵以示自己的反应。

#卧槽卡密萨马他能不能退货!#

#说好的乖巧可爱讨人喜欢呢!#

黄少天看着既来之则安之的萨摩异常淡定地睡着了以后,啪叽一个巴掌拍上了自己的双眼。

真想给前一晚的自己糊一脸煎饼果子怎么破!

在线等!急!!!!!

黄少天把堆满了肉的碗推过去。

他第一次看到有狗能够聪明到亮出爪子沾上墨水在白纸上写下“饿”和“肉”这两个字。

他实在忍不住吐槽的欲望,即使这只狗的本体是叶修。

叶修把湿漉漉的鼻子凑过去嗅了几下,朝黄少天举起狗爪挥了挥,这是示意他低头。

黄少天凑过头去:“叶修你还有什么吩咐啊别把小爷当狗奴使唤啊虽然我是个爱狗人士不错但是使唤人也不是这么使唤的哦……”

声音戛然而止。

叶修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动作。

他把爪子放在了黄少天的头上,捋了几下他偏棕色的头发,然后才低下头专心对付那堆脂肪。

……诶?他被一只狗摸头了?

“卧槽叶修你大爷你居然敢摸我头你要清楚你现在只是一只狗啊一只狗啊一只狗啊你的命可都拿捏在我的手里哦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门去啊混蛋!”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扬起手打算狠狠按下这颗埋在肉堆里的狗头以便给他糊一脸肉末渣子,运动的手在既定的轨道中硬生生停下,连黄少天自己不清楚怎么回事就变成了抚摸叶修的头了。

毛真软啊。

这个瞬间,黄少天心里忽然干净得只剩下这个念头了。

下一秒叶修就亲自把这个温馨的感觉打破了。

叶修的狗舌头糊了黄少天一嘴口水。

于是黄少天再一次癫狂了。

“卧槽叶修你神经病啊你现在是狗啊狗的口水很脏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你一个大男人的能不能不要这么恬不知耻地亲我啊好歹老子也是荣耀里很多妹子追的男神啊你要对我负责!”黄少天叽叽喳喳地滚去洗脸,洗了十几遍都觉得不够。

叶修懒得理他,吃完肉后就悠闲地趴在地上,用爪子优雅地翻开黄少天随手放在地上的杂质。【吵死了。】

“……恩?”黄少天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不然他怎么能听见叶修的声音?可是叶修现在变成狗了不可能说人话的啊!

【我说你怎么和麻雀一样?又不是把你搞怀孕了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叶修吃了两口肉吧唧吧唧嚼着肉。

“卧槽男生怎么怀孕啊再说了你特么要是把我搞怀孕了你死定了叶修!”习惯性地用嘴炮回击叶修的黄少天说完话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刚刚说话了?”

【我吃饱了。】盆子里的肉一扫而空,叶修把空盆子推到黄少天面前。

“你是马猴烧酒么……”黄少天这次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

黄少天忽然想起了什么,摸出自己的手机,一边走回床边一边去王杰希的微博里翻找那一个关于许愿的微博。

王杰希的微博ID是【王不留行】,除了微草的孩子们以外其他人给他的备注基本都是【王大眼】,黄少天也不例外。

#是黑不是粉#

黄少天看到许愿渊博的ID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叶修身上。

【无敌最俊朗】

这是什么鬼啊这么不要脸的ID谁取的怎么颇有某人的风范呢!黄少天很纠结地看向了叶修,见那货理也不理他闭着眼睛跑去窗边晒日光浴,心里一阵气结,然后做出了决定。

无论怎么想都是张佳乐寄的狗毛出了问题……吧。

“我们去找张佳乐。”

张佳乐的家不见了。

准确地说是房子的主人换人了。

可这不对劲啊,张佳乐住的是父母留给他的单元房,再怎么说也要等到五十年以后才会被国家收回,张佳乐也没有出现经济拮据的情况,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把自己的家卖了的。

但是看到对方房产证上的名字,黄少天只好给对方弯腰鞠躬道歉了。

叶修坐在他身后看着他一个劲儿地给那对夫妇道歉。【变成复读机的感觉怎么样?】

“你这个时候就不要落井下石了好么大混蛋。不过张佳乐不在这里的话那我们去找孙哲平吧。”黄少天出了小区道。

他没有给叶修上项圈,毕竟这条萨摩耶犬的神智还是正常的叶修,也不用担心迷路了这种白痴问题,于是黄少天也懒得去买那种东西了,就这么任由着叶修毫无束缚地跟着他身边到处溜达。

当看到孙哲平手中的喜乐蒂牧羊犬时,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按理来说这条牧羊犬应该是张佳乐家的啊怎么会到了孙哲平手里呢……黄少天指着这条牧羊犬:“大孙你能说说他头上的小花是怎么回事么我怎么不造你这么少女心啊?”

【这哪是少女心啊,明显就是春天到了,于是兽性泛滥了。啧啧,居然对一只牧羊犬下手,孙哲平你也堕落了。】

#那个“也”字是哪来的啊(╯‵□′)╯︵┻━┻#

“咳……”不知自己正在被腹诽的孙哲平把目光移向远处,一副“我也不想这样”的表情无力地解释,“最近家里来了亲戚,表妹一时兴起……”

“乐乐!你在这里啊!”正说着呢,孙哲平的表妹很给力地出现了,顺带牵走了牧羊犬,估计是要给它美容去了。

“乐乐……?”黄少天凌乱了。大孙你对张佳乐的爱已经这么深沉了么简直都要变成痴汉了啊……

孙哲平把视线落回叶修身上,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句黄少天把它打理得真好:“所以说,你牵着叶修来找我什么事?”

“诶?你知道他是叶修?”黄少天一下子来精神了。这么说他是不是可以找到同好来解决问题了!不过一下子就猜出是叶修……叶修这嘲讽的flag已经立得遍地都是了么?于是黄少天回头冲叶修道:“嘲讽得人人都认识你也是蛮厉害的啊。”

【彼此彼此,你不也是垃圾话满嘴轰,这可是你最大最鲜明的标志啊。】叶修气定神闲地摇了两下尾巴。

不要脸!黄少天在心中竖起中指。

“为什么不知道?叶修你可是养了一年了啊。”

黄少天告别孙哲平后,闪进一个角落里抓住叶修狂摇。

“卧槽清醒的只有我们两个么为啥别人的记忆都被洗脑成了我养你养了一年了啊我的清白啊!”黄少天说着说着情绪反而高昂起来了,“不行我一定要去找其他人验证这件事!”

【这件事情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哥现在饿了。】

“你到底是猪还是狗啊三个小时前你已经吃掉了两斤的肉了还饿我要养你的话我还不得勒紧裤腰带!”

#卡密萨马说好的乖巧可爱呢!#

#不说这逆天的嘲讽单是这夸张的饭量他也承受不了啊!#

更可恶的是叶修还挑食,他完全不吃狗粮,只吃肉,活生生的肉食主义者。

黄少天摸了摸可怜的荷包,无奈地妥协了:“那吃完可要陪我去找其他人啊……”

【必须的,你什么时候见过哥吃了别人的还不帮忙的?】

“切,你吃完了别人请你的那份还不去抢别人碗里的那份就该谢天谢地了谁不知道全世界最不要脸的就是你叶修啊。”

#叶修可是被称为脸T的成功典范的男人#

因为餐厅不准携带宠物,黄少天只好去小饭馆买了一堆肉食,领着叶修回家敞开了肚皮吃,顺带哀悼了一下自己的钱包。

黄少天顺带着庆幸,叶修的声音只有他才能听见,否则被别人看到一只狗居然说了人话那么他们想要安静地调查线索是不可能的了。

张佳乐的微博也不见了,仿佛一夕之间所有有关张佳乐的东西都被抹去了。黄少天匪夷所思地查看他微博关注的所有人,发现不止张佳乐,还有一些人的微博也不见了,凭空在他的关注列表消失了。

比如叶秋,比如韩文清,比如乔一帆,比如高英杰,比如卢瀚文。

他看向叶修,这家伙一直都表现得事不关己,他决定询问下叶修的想法。不过……在这之前,看着叶修毫无负担地啃下一口又一口的肉,他泪流满面地还做了一个工作量要增加的决定。

“叶修……”黄少天刚说了两个字,难得地就被人打断了,哦不对,是狗。

【张佳乐。】叶修顿了顿,【刚才那只牧羊犬,是张佳乐。】

“……本体?”黄少天脑筋转得很快,确切点说,他已经麻木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接踵而来,多到让人麻木的地步了。

【恩。】叶修应了一声。

黄少天脑内出现了一个惊悚的想法。该不会……呸呸呸,不要乌鸦嘴!

事后黄少天发现,自己真的很有乌鸦嘴的潜质啊。

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但是张佳乐……没有表现出他内里是个人的体现啊。”黄少天很快就找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不管怎么看都是一条很普通的牧羊犬,除了孙哲平他表妹闲着没事给张佳乐戴了一朵小花以外。”

【我感应到的,神识确实是张佳乐,但至于为什么不能像哥这么聪明灵慧……姑且就先认为是他本身没哥高级所以变成狗之后连智商也降为狗了吧。】

黄少天乐了,他倒是很乐意看到别人被叶修人身攻击,反正受伤的不是他:“你这是在诋毁张佳乐吧?”

叶修远目。【我说的是事实。】

“肉都吃完了,也该陪我去找人了。”黄少天背起背包,里面是鸡腿鸡爪一类的肉类零食,是给叶修路上当点心的。

黄少天这次找的人是叶秋。

第一,这是叶修最亲近的家人;第二,叶秋的微博消失了。

基于以上两点,黄少天选择了叶秋作为自己第一个要找的人。

但是……为什么开门的苏沐橙一副“终于来了”的表情?难不成她也察觉到了异样!

“哟苏妹子啊,你家叶秋呢?怎么不见那小子出来迎接我啊?我可是一秒几十万上下的黄少天啊不出来迎接一下太失礼了!”黄少天把头往门里探了探,空无一人。

他是来过叶修家的,因为叶修的好友苏沐秋不幸逝世,他就帮着苏沐秋养了他妹妹,当真是当亲妹妹疼的,连带着叶秋也对苏沐橙很好。

按这尿性……叶秋不是卧病在床或者有事出差就是和他哥一样了。

“叶秋。”苏沐橙朝里面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一只和叶修可以说是长得一模一样的萨摩耶犬从屋子里撒欢跑了出来了,在苏沐橙脚边停住,狗腿地在她小腿上蹭来蹭去。

呵呵。黄少天对自己的乌鸦嘴嘲讽了两个字。简直要生无可恋了。这货是叶秋……?黄少天感觉自己眼角抽了一下,默默地看向叶修。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叶修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人很火大,偏偏又让人无可奈何。

“少天你可久没来了,叶秋和叶修这俩兄弟也好久没在一起了。”苏沐橙领着黄少天进了屋里,招待他喝茶。

叶秋一个狼扑把叶修扑倒了。

顺便聊了两人的近况。

这句话一出来,黄少天就感到自己刚刚升起的希望被浇灭了。

黄少天从苏沐橙的嘴里探知了不少消息。

说是设定更为贴切点。

比如叶修和叶秋是同一只萨摩耶犬生下来的两只小狗,分别被他和苏沐橙抱养了。

比如叶修曾经欺负过一只叫“伞伞”的狗,但是那只狗出车祸逝世了。

比如他已经一个月没带叶修来苏沐橙这儿玩了。

比如叶修一天要吃七斤肉。

得知最后一条消息的黄少天表示他的钱包要生无可恋了。

告别了苏沐橙,黄少天考虑下个对象要不要换成韩文清,毕竟那可是让人主动把钱包上交的狠主啊,说不定叶修的肉钱也有着落了。

“呐,去找韩文清吧。”黄少天迈开长腿道。

【哟,我们的少天大大好像很消沉啊,连嘴炮也不开了。】

“叶修你个不要脸的快滚蛋我的钱包的哀嚎声你听见了么现在还装作不管自己的事情的样子要不要脸啊需要我帮你把脸从地上捡起来贴回脸上么?”被这么说,黄少天当然不甘示弱地开了嘴炮,“话说为什么我有义务要养你啊明明苏妹子又没变成狗养你和叶秋完全没问题。”

【哥睁开眼睛就在你家了,不赖你赖谁。而且是谁许愿才引发了这一切的。】叶修不屑的眼神飘了过去。

“可我许的愿是‘乖巧可爱讨人喜欢的狗’啊不是你这样嘲讽力全开能把主人气到半死的奇葩品种啊。”黄少天对卡密萨马的结果很不满意非常不满意极其不满意,“不对你怎么知道哦我许了愿的!?”

叶修不回答,可疑地远目了,于是黄少天继续纠缠在这个问题上。

直到韩文清的家,黄少天也没从一直在插科打诨的叶修嘴里撬出什么消息,不过这更让黄少天怀疑只有他独自一狗保持着正常智商的叶修了。

细细想来,叶修一直对自己居然变成了一只狗这件事毫不上心,还懂得怎么使自己能够和他沟通,重重疑点,黄少天想不怀疑叶修有鬼都不行。

但是在韩文清家,黄少天遇到了在张佳乐家同样的问题。

——房子的主人换了。

于是一人一狗去了张新杰的家,黄少天锲而不舍地想从老奸巨猾的叶修口气摸出一点关于这个从头到尾都匪夷所思的事情的眉目,可惜叶修都是一根成了精的老油条了,自然是不会给黄少天这样的机会的。

#他想打死他家的萨摩耶怎么办一点都不乖巧可爱简直奇葩品种他不想要嗷嗷嗷#

一栋奢华的别墅前。

黄少天站在这栋别墅前感慨万分。

他一个穷13实在养不起胃口这么大的萨摩么把他自己的胃缩成小鸟胃都养不起!当然果断要去找全荣耀大学最可恨的有钱人啊!

按了门铃以后,一人一狗用装在门旁的机器和张新杰视频了以后,门就自动打开了,这让黄少天不止一次地咒骂该死的有钱人。

此时的张新杰为了迎接自己的校友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让家里的下人为他和黄少天倒两杯咖啡。

“什么事?”张新杰抿了一口香醇的咖啡瞥了一眼坐立不安的黄少天,顿时心中有数,“叶修又把你吃穷了?”

黄少天一下子就想给张新杰跪了,猜得太准了哥们你是不是少年时候被人看上骨骼清奇然后拉去学做菜了!?

黄少天悲痛地点点头:“我这几天能先把叶修放你家么?”

一般情况,张新杰算是霸图里比较好讲话的了,黄少天满心欢喜地等待张新杰肯定的回答,不料接收到的却是张新杰紧皱的眉头。

“你不会忘了你家叶修和我家文清八字不合吧?”张新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万分疑惑黄少天这家伙是不是来玩他的。

黄少天猛地一扭头看了一眼叶修,谁知后者居然心虚地转头去玩窗外的蝴蝶了。

“韩,文,清?”黄少天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道。

能被张新杰叫这个名字的也就只有那个姓韩的文清了,虽然名字叫文清可惜不像谐音那般文青,那张脸只消看一眼就想把自己的钱包自动交给他,好在荣耀大学的人也看惯了这张钱包脸已经有了免疫力了。

还没等张新杰回答黄少天的疑惑,一声声威慑力极大的狗吠由远而近,吓得黄少天一下子窜进了张新杰的怀抱,速度之快连张新杰都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黄少天就看到,他家的叶修被一只体格强壮的狼狗扑!倒!了!

什么鬼情况!

“叶修!”张新杰听见他怀里的胆小男人撕心裂肺地喊他家萨摩的名字,仿佛生死离别。

只见狼狗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叶修咬了过去,叶修灵巧地一滚躲过了这一咬,狼狗不甘示弱地一爪子拍过去想要按住叶修,可惜叶修这会儿躲避技能仿佛点满了技能点一般再三躲过去了,惹得狼狗十分没耐心地大吼了几声,震得黄少天抖了三抖。

上天果然还是很讨厌叶修这个脸T的,在狼狗努力了五分钟左右终于按住了叶修,惊喜得狼狗两只耳朵都直直地竖了起来,如果不是它下一步的动作黄少天会觉得这样的它很可爱的。狼狗下一步的动作,就是对准了叶修的喉咙咬了下去,毫不留情。

“叶修!”张新杰再次听见了黄少天的嘶吼,下一秒怀里就没有了温热的温度。

黄少天冲出去,没有花里胡哨的动作,只是几乎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把离叶修喉咙还有五厘米的狼狗撞了出去,两只手撑在了叶修身边以防自己的重量压死了叶修。

一人一狗的眼睛瞬间对上,叶修在黄少天的眼眸里看见了自己——一只被打理得很干净的萨摩,咧开了嘴角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黄少天单纯地笑了,还好,还好,还好他及时地撞开了那只狼狗。

【你是白痴么?】

话到了嘴边,还是一如往常得嘲讽。

“诶?”黄少天傻白傻白地眨眨眼睛。

还没听到叶修的下文,黄少天就听见张新杰冷清的声音:“文清。”

一团黑色从黄少天身边略过,到了张新杰身边打了四五个转才停下,最后乖乖地坐在了地上,黑黄相杂的尾巴慢慢地摇晃了几下后垂在了地上,眼神凶恶地瞪着叶修。

“你们还要这样多久?”张新杰高冷地推推眼镜,动作优雅地把剩余的咖啡喝完,“黄少天你也不至于这么……”停顿了一下,张新杰选择了一个不那么露骨的词语,“激动,哪次你来我家他们不是闹作一团的?”

诶?这一年里的设定是这样的么!他不造啊!

黄少天灰溜溜地坐回了沙发上,小媳妇似的并拢双头坐姿端正:“那个啥……对不起啊……”

不过是两只狗打闹而已他居然这么激动显然不符合常理,不知道张新杰会不会认为他精神有病。

“没事。我已经让人把叶修爱吃的牛肉送到你家了,你最好快点回去把牛肉放进冰箱。”张新杰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我会定期让人送牛肉去你家的。”

黄少天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张新杰对他这么好他有点不知所措,即使他明白这些钱对张新杰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但是关键在于他和张新杰之间也没什么理由能让张新杰送他牛肉啊!这相当于帮他在养叶修了!只不过陪伴的人不是张新杰自己罢了。

黄少天回想了一下过去。

张新杰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是荣耀大学里时间表最为严谨的学生,因为家业他在小时候就接触到了社会,如果不是因为韩文清在荣耀大学,估计他们在荣耀里也看不到张新杰了。

每次荣耀社团相聚,团员都会拿张新杰开涮,嚷嚷着打土豪分地主,虽然每次都是嘴上说着要吃穷张新杰但是每次聚餐之后社团的团长都会掏腰包把自己社团的那份付清。

张新杰也不会主动请缨为他们付钱。

而韩文清,是张新杰的训幼染。

两人的过去黄少天不了解多少,但所有人都知道,两人把全部的信任都给了对方。

而现在,韩文清变成了张新杰的狗,黄少天也不是很意外,就连品种是狼狗他也觉得很贴切,很符合韩文清的长相和性格。

“算是之前文清把你家叶修咬伤的补偿吧。”张新杰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干净好看的笑容,这个微笑简直能让荣耀大学里的小学妹们尖叫连连。

这乱七八糟的都是什么鬼设定啊!

回忆到一半的黄少天被张新杰的解释吓得一口血要吐不吐哽在喉咙里。

等一人一狗从土豪家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一向自己一个人生活的黄少天用张新杰送到家的牛肉做了一盘香气诱人的荔枝肉和一盘青椒炒牛肉片,虽然只有两盘菜,但配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也很是可口。

虽然黄少天极力这么安慰着自己。

【黄少你再这么瞅着我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叶修一边不顾牛肉烫嘴的温度狼吞虎咽一边用揶揄的语气开玩笑,牛肉消失的速度那叫一个令人大吃一惊,相信魏琛在场必定会痛心疾首地念叨“钱啊这都是钱啊叶修你这败家的”。

黄少天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是一个正常健康的男人,早就渴望能有这么一次敞开肚皮吃肉的机会了,可惜一直都没实现。而张新杰送来的肉像是算计了好的一般,除去黄少天偷偷从里面扒出来的一小部分,就刚刚好够叶修吃饱,一点肉末子都不给黄少天留下。

“你才眼珠子掉出来了呢你全家眼珠子才掉出来了呢你哪只狗眼看到我在瞅着你了没证据别瞎讲话!”黄少天恨恨地往嘴里送了一大口白饭,咂舌着叶修风卷残云的速度,这特么都能比得上他单身多年的手速了,还好有张新杰这个大土豪。

#咦刚刚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明天你要去谁家?】叶修也不在意黄少天一长串的咒骂,解决完了自己的晚饭,可耻地打了一个饱嗝,像是一巴掌抽在了黄少天的脸上。

他现在特后悔自己居然想要养狗了怎么破!在线等!急!

黄少天鼓着腮帮子:“不去谁家,明天是周一要去学校,不去学校可是要被扣学分的,扣完了学分劳资怎么毕业啊?”

【原来你还在意自己能不能毕业啊……】叶修两只前爪子交叉放在身前,脑袋稳稳地放在了这之上。【冯主席要死也是被你烦死的。】

“口胡吧你就全荣耀都知道冯主席要是去了医院准是被你的嘲讽气到心脏病突发的。”黄少天摆出不屑的表情反驳叶修的观点。

还真就有过这么一次,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荣耀里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莫凡都知晓。

一人一狗吃完了晚饭后还洗了个澡,一起窝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肥皂剧,精力充沛的黄少天难得犯起了困,才八点就关掉了电视机,也不管叶修还趴在他腿上直接起来往卧室走,搞得叶修整只狗就这么从沙发上摔了下来,外人看得都要觉得虎躯一震好像全身都粉碎性骨

折了。

黄少天很利索地把身上的居家服换成了睡衣,居然还是皮卡丘连体睡衣,头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嘴里还呢喃着什么。

叶修很少被黄少天激怒,这次罕见地攒满了怒气值想要狠狠折腾一顿黄少天,无声无息地走进了黄少天的卧室之后,这个念头就云消雾散了。

他听见了黄少天的呢喃。

“希望……明天还能看到……”叶修踱步过去,为黄少天盖好被子,感叹着这么大的人了还需要别人照顾,听到下文顿时就脑子一片空白了,“叶修……”

叶修两只眸子仿佛有一道精光闪过,房间内忽然有微弱的白光闪现,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出现在了黄少天的卧室内。

这是人版的叶修。

叶修低下头,好久没打理的刘海细碎,垂下来掩盖住了双眼,他的下巴甚至还有点青色的胡渣,看上去有些邋遢。他用嘴唇轻轻地触碰黄少天微微张开的嘴唇,浅尝辄止,低低的声音唯有他自己才能听闻。

“晚安。”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TT_才不是套套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