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_才不是套套呢

1.是个刻章的
2.是个刻章的
3.是个刻章的

【原耽】他的那个人。

很久很久以后,我终于又开始写文了。

这次的灵感,来源于我的同班同学和隔壁班同学,名字也用的他们两个,不过当然是我的yy【。

不过也只算借用了一下名字吧,毕竟两个人我都不熟……

文里的设定就不要扯到真人吧【。

其实写得很爽,毕竟很久没有碰be了

小学生文笔。

OK?那就go!


夏季的街道与其他季节的截然不同。

大片大片的香樟树的绿荫在整个城市的道路两旁蔓延而开,静谧而又带着温暖。

他与那个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的。

因为街头篮球。

通过交谈,他得知,那个人的名字叫叶成杰。

他说,他叫孙勇。

他和那个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他和那个人谈天说地,扯东拉西,从足球到游戏,从篮球到太空,从讨厌的食物到喜欢的颜色。

那个人说,他给那个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他最喜欢的颜色一样。

他追问。

那个人说,是白。


到了学校,他才发现,他觉得眼熟的那个人竟然是他隔壁班的。

那个人看到他,眼睛一亮,直直地向他跑去。

他忽然想要伸出双手接住飞奔而来的那个人,但是,他没有。

只是有这么一种冲动,在内心驱使着他这么做。

莫名其妙。


下午放学,那个人找他吃饭。

他拿着饭卡的手轻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他说,好。

他自己知道,他对那个人很有好感。

因为,那个人是他小时候的玩伴。

虽然……那个人可能不记得了。

他不能让那个人知道,他有不一样的想法,那些肮脏的念头。

不能。


那个人找他借政治书,下课后就还他了。

他的下一节课就是政治。

他打开他的政治书,满目笔记,飘逸不失美感的字。

他用指尖抚摸着那些字,感受与空白的书面不一样的手感。

突然低低地漾开了笑。

他好像越来越喜欢那个人了。

这种感觉并没有随着他的搬家并且与那个人越来越遥远而消失,反而如同葡萄酒一般,越酿越醇,越酿越香。


那个人来他家做作业,做完以后拉着他联机打王者荣耀。

玩了一会儿,那个人瞥见他放在书柜上方的三国杀,拿下来摇了摇。玩这个吧?

他说,好。

杀。

闪。

万箭齐发。

他一愣,觉得这词特别适合用在那个人身上,对他的每个举动都像万箭齐发一样。

如果他能无懈可击就好了。

可惜,他不能,所以,他只能一个个闪。

闪。

闪不掉了,那就中箭,然后愈陷愈深。

直至出不来。


他的班级与那个人的班级打篮球赛。

他和那个人都是主力。

在球场上,他与那个人一如在街头篮球那般打得火热。

但是。

他看见那个人频频往人群中看。

他看见那个人眼里迫切的求胜欲望。

他……听见自己的心裂开了一条缝。

他的手一顿,手里的球被抢走。

那个人赢了,可那个人却没有赢后兴奋的笑容,反而面色阴沉。

一个女孩子迎了上去,那个人才露出了笑容。

他现在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碎得彻彻底底。


那个人来了他家。

他的父母都出差了。

那个人在他房间平静地问,为什么?

他装傻。

那个人怒不可遏,揪住他的衣领,为什么故意输球!?

他轻描淡写,你不是想赢吗?你不是想赢给那个女孩看吗?

那个人更愤怒了,不是这种赢法!

他也怒了,就如同一杯慢慢装满水的玻璃杯轻轻地被一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他妈知道老子喜欢你吗!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那个人脸色煞白。

他嘲讽地一笑,恶心吧?

那个人跌跌撞撞地跑出了他的家门。


自那一天,他们的关系,就好像那杯破碎的玻璃杯,再也无法修复。

他与那个人再也没说过话。

就算在走廊上遇见,招呼也不打,目光也是错开的。

他轻笑,原来他和那个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他和那个人上了同一所高中,依旧是隔壁班。

第一学期,就有两个班级的篮球联赛。

照例,他和那个人又是主力。

这场比赛,他老是走神,记忆总是飞回到初中篮球联赛的那个晚上。

所幸,他的球技突飞猛进,不至于再发生初中的状况。

反倒是那个人,接连失误,一看就知道不在状态。

是因为和他一样,想起了那件事吗?

最后,他的班级赢了。

他看见,人群里,好几个女生悄悄盯着他窃窃私语,不时发出属于少女的娇笑声。

真是风水轮流转。

他接过一个女生的水瓶,笑得温柔,没看见女生泛红的脸颊,只单单注意到了那个人前所未有的平静。

果然还是他心存侥幸。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小事为他吃醋,毕竟,那个人是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了。


后来,那个人飞去了美国。

他这才感觉到距离产生的空虚。

他在梦里呢喃着那个人的名字。

叶成杰。

叶成杰。

叶成杰。

一遍又一遍。

想着那个人,手下的动作不慢反快。

那个人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

他想那个人了,想得不能自己。


那个人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年了。

他再见到那个人时,是在那个人的订婚宴礼上。

对方是个成熟大方的美国girl,美丽奔放。

宴礼上,觥筹交错。

他什么也不说,只一个劲儿地向美国妞敬酒,看着那个人为她挡下所有的酒,眼角不禁微微湿润。

他喝多了,但是久经商场,倒也没有烂醉如泥。

倒是为未婚妻挡酒的那个人,脚步虚浮。

未婚妻把那个人交给他,她去应对客人。

他扶着那个人,心里为再一次触碰到那个人而窃喜。

那个人靠在他身上,吐气如兰,萦绕鼻尖的是好闻的高档葡萄酒的味道。

那个人许是没看清扶那个人的是他,嘴里胡言乱语,全是关于他的。

那个人在厕所吐了,洗漱完后借着酒劲大喊了一声。

叶成杰喜欢孙勇。

然后又悄无声寂。

仿佛刚才的那句大吼是他的错觉。

他知道,不是错觉,因为他已哭得泣不成声。

太晚了。

那个人终究是没有勇气与他一起抗下世俗的目光。


他看着那个人与那个人的妻子的合照,轻轻摩挲。

孙子问,爷爷照片上的人是谁?

头发花白的他,早已目送那个人进了火葬场。

他扣下照片。

那个人,是爷爷这一生最喜欢的人。


END


评论
热度 ( 3 )

© TT_才不是套套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