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_才不是套套呢

1.是个刻章的
2.是个刻章的
3.是个刻章的

【凯源】一面

*OCC,慎入

*OCC,慎入

*OCC,慎入

*非诅咒真人

*最近在补火影,脑洞源自这里

*虽然用到了忍者这个身份,其实扯到忍者的也没多少,八年前那段灵感源自江南的《龙族三》

 

 

王俊凯是一个活在和平盛世的中国人,也是习得了日本大多数忍术的忍者。
平常的日子里,王俊凯会接下几个百万富翁的单子,去暗杀百万富翁指定的人。
不过他可不是那种只认钱的忍者,在接手单子之前他还会对暗杀对象调查一番,如果是十恶不赦的坏人,那么他就会解决掉其人,如若不是,他就不会接单。
他是正义的使者。这是中二少年王俊凯的忍道。
这次的暗杀对象,是那位百万富翁商业上的死敌,秘密买卖少年器官,是王俊凯认定的坏人。
王剑岳。
可巧了,还和王俊凯同姓呢,可惜终归殊途。
他躲在天花板的暗处,看着那个在台灯下欣赏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心脏的中年男人,资料上显示他四十岁,正值一个男人最鼎盛的年纪,法令纹却深深地嵌在他的脸上,倍显老态。
王俊凯抬起右手,手里拿着苦无,接下来的动作却被硬生生打断。
一位年纪与他相仿的少年打开了这个房间唯一的一扇门,兴高采烈地扑进男人的怀抱。
王俊凯右手颤抖了一下,随即很快便稳住了。
“源源,怎么了啊?”中年男人转过身,一扫之前的疲惫,笑容满面地双手迎接他的儿子。
少年脚步没收住,直直地扑进了男人的怀抱,扬起一张干净的脸蛋:“爸爸,我做了午饭,一起吃吧!”
干干净净的笑脸,仿佛世界上少数没有被玷污的净土,让人看了心里不禁一暖。
这是男人最后坚持的温暖。
王源,这个少年的姓名。
王俊凯终究没有下手,因为这位少年。他此次前来,只调查了王剑岳,并没有调查他的亲属,这次还是不下手了,回去仔细调查这个叫王源的少年吧。
王源挽着王剑岳的手臂出门,离开这个屋子的最后一瞬间,像是有特殊的感应似的往王俊凯的方向瞄了一眼,但什么都没看到,一片黑暗。
还好躲得快,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敏感。已经从封闭的屋子里脱离出去的王俊凯站在这座大厦的顶端,微微勾起嘴角,张开双臂。
直直地掉了下去。
王源。
他在心里轻声念叨这个名字。

少年的身世干净得如同他的长相,挑不出一丁点肮脏,没有一般纨绔子弟会有的恶习,甚至是个热心肠,与周围的人相处得极好。少年还有着惊人的天赋,年纪轻轻就已经开始帮王剑岳打理公司了。
王俊凯拿着少年的资料皱紧了眉头,他看着资料上王源的一寸相片出了神。
许久,他才低叹一声。
“命啊……”

他还是杀了王剑岳。
狗血的是,在杀了王剑岳的下一秒,王源就打开了门。
接着便是王源撕心裂肺的哭喊,听得王俊凯心一抽一抽地疼。
王俊凯没有蒙面的习惯,他有不被人看到真面目的自信。
即使出现意外,诸如王源这类的例子,他也能毫不犹豫地抹杀掉这个人的存在。
与他的忍道相违背,可惜他即便在外人看来神通广大但没有逆天的记忆删除术,所以他会尽量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
可是这事情轮到王源头上,王俊凯却没有以往一贯的作风。
所以王源看清了王俊凯的面容,如王俊凯所料,他根本不记得任何事了。
王源说,王剑岳是为了他收集的器官。
王源说,一切都是因为他。
王源说,王剑岳是他的好爸爸。
王俊凯蹲下来,眼睛认真地盯着王源:“听好了,我叫王俊凯,用尽一切向我报复吧。”
王源翕动嘴唇,什么都说不出,心痛得要死了,在这种紧要时刻居然晕过去了。
一片黑暗袭来。
最后的记忆是后背的一片温暖。
如同父亲一般,温暖的怀抱。

王剑岳死后,所有的财产自然名正言顺地由王源继承了,更幸运的是,在王剑岳的去世之日,他移植了王剑岳找了许久都未找到的匹配的心脏。
他是个乐于助人的人,既然这人把心脏移植给了他,他便有义务替这人照顾他重要的人。
于是王源向医院要了被移植之人的资料。
看到那一寸相片,王源仿佛当头一棒,一下跌坐在自家卧室的地板上。不信邪地把目光移向姓名那一栏,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王俊凯。
他必须复仇的人,居然是他现在身体内心脏的原主人。
是因为愧疚吗?答案已经无从得知。
王源紧紧抓着胸前的衣服,久久无语。

——十年前
“喂,喂,”浑身脏兮兮的男孩睁开眼,映入眼里的第一个东西便是与他年纪相仿的男生干净的脸庞,他方才冻得晕了过去,看样子是被这家伙摇醒的,“你没事吧?”
即使不相信这个小孩会帮助他,乞丐似的男孩还是惜字如金地吐出了两个字:“冷,饿。”
下一秒,男孩睁大了他的双眼。
因为男生竟然把他身上看上去就知是上好的羽绒服脱下披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对他说道:“你等一等哦。”随即撒开了脚丫子跑开了。
男孩动作缓慢地把羽绒服穿上,把拉链拉到最高,听话地在原地等待男生。其实他也没体力乱跑的。
男生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两个热乎乎的包子,把它们全数塞进了男孩的怀里:“给你吃!我身上的钱只够买两个包子,吃完了就不饿了!”
“谢谢。”男孩接过包子,狼吞虎咽地解决完了两个包子,抬起头认真地打量男生,“你叫什么?”
“我叫王源。”男生见他吃完了肉包,旋即开心地眯起眼睛,弯出一个可爱的弧度。
“我叫……”男孩的话还没说完,远处就有人喊“源源”,声音越来越近。
王源一下子站起来,挠挠后脑勺:“我是偷跑出来的,爸爸找我了,我要走了,你要好好地长大哦,以后我们说不定还能见面变成朋友呢。”
男孩来不及说什么,体力还未完全恢复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源的背影渐行渐远。
王源……
男孩轻轻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王源。

——八年前。
男孩偷渡到了日本,在日本当乞丐当了一个月后,从路人的交谈中得知,日本的一位忍者大师要收子弟。
这位大师奇怪的是,他收弟子从不看这个弟子的身份,无论弟子是皇室中人亦或是街边的无名小卒,只要达到了大师的要求,便能被收入门下。
男孩去了。
很多人被刷下来了。
轮到了男孩。
大师把他领到深不见底的沟谷旁边,对着懵懂的男孩说了三个字:“跳下去。”
诶?他是不是听错了?男孩看看一片黑暗的沟谷,又看看大师,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于是大师很有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
男孩紧紧盯着大师,想从他的脸上找到开玩笑的痕迹,可惜并没有如他愿。
男孩跳了下去。
他筋疲力尽地躺在网上,大师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你通过了,因为你有为你的心愿死去的意志。”
他的心愿?
男孩久久没有从网上爬起来,冷汗浸满了他破烂的衣服。
“王源。”
他咬着这两个字。
王源。

——END

评论
热度 ( 47 )
  1. zicildyTT_才不是套套呢 转载了此文字
  2. Ms-JaeTT_才不是套套呢 转载了此文字
  3. 幸福 下一刻TT_才不是套套呢 转载了此文字
  4. hr19890504TT_才不是套套呢 转载了此文字
  5. TT_才不是套套呢 转载了此文字
  6. Karroy_0715TT_才不是套套呢 转载了此文字

© TT_才不是套套呢 | Powered by LOFTER